专家:亲子都应「转向」倾听彼此 非让对方听命就範

获得第30届金曲奖「最佳国语男歌手」的Leo王,在台上发表得奖感言时,自爆从台大社会系辍学,专心弄音乐后,让妈妈非常失望,变成他好像大学没毕业就非常不孝,接着他就在台上公开向妈妈喊话:「不要再这样情绪勒索了,妈!」接着,Leo王对妈妈说:「我爱妳!但我不一定听妳的话,不好意思,不要混为一谈」,这席孩子对母亲的告白,令人震撼。

父母听孩子心声而非要求听命就範

世新大学社会心理学系副教授兼系主任詹昭能老师受访表示,「情绪勒索」(Emotional blackmail)是「一个人企图影响另一个人的选择及决定,但不是对话沟通,而是以权势威胁与操控,要对方屈从」,如果这位新科金曲歌王所描述的情形属实,就与先前引发台湾社会及舆论热议的电视剧《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》一样,在华人文化中,普遍存在孩子成年之前,所做的生涯规画,若与父母的期待相违背时,父母多半会软硬兼施地要孩子「听话就範」。也由于华人父母和孩子之间普遍是「上对下」的不对等权力关係,很多孩子就被迫做出「非己所愿(爱)」的决定。

 专家:亲子都应「转向」倾听彼此 非让对方听命就範

詹昭能老师

詹老师提醒为人父母者,Leo王在台上对妈妈说的那句:「我爱妳!但我不一定听妳的话,不好意思,不要混为一谈」,这就是孩子感觉被父母情绪勒索时的两难,不听爸妈对自己(指孩子)生涯规画的安排和决定,并非孩子忤逆及不敬(爱)爸妈,而是希望爸妈可以尊重和倾听孩子的心声,而不是凡事都由「爸妈说了算」。

但詹老师也提醒为人子女者,「情绪勒索」不单是发生在父母对子女,同样也会发生在子女对父母,他也遇过有的孩子仗恃着父母对孩子的爱与包容,凡事以「只要我喜欢,有什幺不可以」的态度随性而行,无论父母讲什幺就是刻意唱反调,所以,情绪勒索就是「不够了解、也不想了解对方的心声、想望与需求,只是要对方来满足『我』的期待」,但却往往忽略了,其实你对于对方的期待,已经超乎了对方所能承受及负荷的,而这往往也埋下亲子之间冲突与不和睦的引爆点。

那幺如何避免亲子之间出现「情绪勒索」呢?詹老师引用「父亲的心转向儿女,儿女的心转向父亲」(玛拉基书四章6节)提醒,父(母)亲和儿女都要「转向」的重要性,这有赖亲子都要彼此同理和倾听。

詹老师说,绝大多数孩子从青春期开始,人格特质以及对于生涯规画所热爱及有兴趣发展的目标,就会渐渐展露出来,就像一个孩子喜欢运动、音乐及艺术,都会经过一段时间的蕴酿及表现,绝对不会是突然「冒出来」的。上帝造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,父母亲对孩子的期待「未必是最适合孩子的」,当亲子对于生涯规画有不同的「异」见时,父母亲可以放下对孩子「我是对的,你是错的」的权威,愿意把孩子当成是独立的个体跟他们谈,就能减少孩子认为被父母「情绪勒索」的冲突发生机率。

情绪勒索源自沟通障碍

詹老师的建议是,每个亲子之间的「异」见与冲突,后面都各有「不愿放下的坚持」,像是孩子不愿意照着父母亲的期待及所安排的路走,父母要耐心跟孩子说「我的考量和出发点是什幺?照我的方式去做,对你将来人生的益处是什幺?」而孩子也要跟父母清楚阐明「我为何要走自己的路?」「我的梦想是什幺?如何落实?」让父母放心孩子会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任后,放手让孩子去闯,让孩子知道,爸妈永远是孩子追求梦想的支持者及代祷守望者。

台湾彩虹爱家生命教育协会秘书长陈进隆受访时表示,与其说亲子之间会有「情绪勒索」,他认为是「缺乏良性沟通」。为人父母者会因为担忧孩子(所做的)选择,对孩子未来的生存发展不见得是最有利的,基于对孩子的爱与期待,也希望自己所拥有的资源(如人脉)可以帮助孩子少走冤枉路,所以会在孩子提出「走自己的路」的生涯规划及想法时,父母因为自己过去的成长经验,或是将自己一些「未完成的梦想」投射到孩子身上,而对孩子的意见和想法产生失落感,但孩子对什幺有兴趣,以及会跟父母讨论自己的重大决定,都不会是突然的,所以他认为「亲子建立常态性的沟通氛围」是很关键的。

父母是孩子的管家 要做引导者

「每个人都是独立的生命个体,孩子不是父母的所有物,父母只是管家」陈进隆提醒,即使孩子提出的生涯规划听起来是天马行空、不切实际,父母仍要让孩子感受到「我是被尊重的」,而回归到圣经教导,上帝对每个人都有祂独特的计画,亲子间多一些对话及理解,可以减少很多因为误解造成的不信任。

 专家:亲子都应「转向」倾听彼此 非让对方听命就範

陈进隆秘书长

「每个家长在跟孩子谈生涯的抉择时,都要学习尊重孩子和适时放手的功课。」「父母要做引导者,而非决定者。」陈进隆说,这裏的放手不是「放任不管」,而是在亲子充分地讨论及沟通,并且跟孩子分析过一切的利弊得失后,把最后的选择及决定权交给孩子,而非以父母的权柄「帮孩子做决定」,这是全然的信任。

「任何的抉择,都要出于爱和尊重」陈进隆说,父母对孩子当然会有「期待」和「想法」,身为三个孩子父亲的他也是如此,有时站在他的理性面和经验,未必觉得孩子所做的决定是最有利的,但诚如他前面所说的,他了解孩子是神所造的独立个体,在亲子以尊重的前提下沟通后,只要孩子所做的决定,不是偏离圣经教导的,他不会越厨代庖帮孩子做决定,也不会要孩子服从他父亲的权柄「照我的方式去做」,最后他要提醒的是,当亲子愿意沟通建立互信的关係时,「情绪勒索」的发生机率就会降到最低。

 

 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