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同志与医疗懒人包】第二包:紧急手术篇

文/图: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、公民同志平权会

▶第一包:医疗现场篇

到底当同志伴侣一方昏迷不醒、需要紧急手术时,另一方能否签属医疗同意书呢?过程中医护人员又会有什幺样的考量呢? 热线和公民同志平权会製作了第二包,让我们一起来看看。

阿密跟依林是一对同居十年的同性恋伴侣。在高雄市宣布可以同性伴侣注记的时候,他们就非常高兴地去做注记了。

【同志与医疗懒人包】第二包:紧急手术篇 Photo Credit: 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、公民同志平权会

「啊唷~~~~~」

有一天阿密跟依林走在路上,没想到阿密不小心发生了车祸!依林赶紧叫救护车带阿密去医院急诊。急诊室医师一看,就跟依林说:「阿密的肝脏破裂,需要紧急开刀,只是阿密昏迷不醒,你可以签手术与麻醉同意书吗?」

医师说完这些以后,就将后续的处理交给了可爱的护理师了⋯⋯。

【同志与医疗懒人包】第二包:紧急手术篇 Photo Credit: 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、公民同志平权会

因为护理师想确认依林可以签署文件,于是询问依林:「阿密是你的什幺人?」依林一听就傻了。他很犹豫要不要告诉护理师自己是阿密的同性伴侣?如果是你,你会说吗?

现行医疗法中,明订关係人可代为签具医疗同意书。且经卫生福利部解释,关係人的範围有包含挚友,而同性伴侣,当然算是挚友。

但,问题来了⋯⋯

【同志与医疗懒人包】第二包:紧急手术篇 Photo Credit: 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、公民同志平权会

依林后来决定要对护理师坦白他跟阿密是同性伴侣。但护理师一听到就说:「哎唷~~我没遇过同性恋捏!」护理师是第一次遇到同性伴侣,不知道同性伴侣是什幺,也不知道同性伴侣到底能不能签署同意书。这这这......该怎幺办呢?!

虽然医疗法有规定,而且卫生福利部已多次公告:同性伴侣得以用关係人身份签署医疗文件。但医疗人员是否充分了解这个观念,还不得而知。

【同志与医疗懒人包】第二包:紧急手术篇 Photo Credit: 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、公民同志平权会
备注:此图的伴侣证是高雄市民政局网站上的範本图片,非真实个资。

护理师思考了一番,决定告诉依林:「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同性伴侣,你可以证明吗?」

依照卫生福利部函释,同性伴侣用关係人身份代为签具医疗同意书,并不需要相关文件证明其为关係人。若医疗人员基于医疗纠纷风险考量,或因未受充分同志友善教育,而向同性伴侣索取证明,应可向其说明不需伴侣注记,同志伴侣一样符合医疗法的「关係人」。

【同志与医疗懒人包】第二包:紧急手术篇 Photo Credit: 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、公民同志平权会

依林因为无法立即取得伴侣登记文件,所以护理师要求依林请阿密的其他家属过来。依林抗议说:「我跟阿密同居那幺多年!早就是彼此的家人了!」依林还秀出了他跟阿密的亲密合照,但护理师怎幺都不肯相信,坚持要有家属出席。

一般来说,在医院当中只要声称自己是家属,大多不会被要求检查证件。但是若说自己是同性伴侣,却反而可能遇到困难(即使比一般亲人更亲近)。这也是现今医疗现场中对于同志伴侣不公平的地方。

【同志与医疗懒人包】第二包:紧急手术篇 Photo Credit: 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、公民同志平权会

因为依林的抗议,护理师决定去问医师的意见。医师很为难地说:「虽然同性伴侣也是关係人身份啦,但是如果阿密的家属有意见,我们说不定会被告耶!」因此,医师还是坚持要等法定家属来签署同意书。

医疗人员若拒绝同性伴侣参与医疗决策,未必是对同性伴侣不友善,而是因为病人的家属才有权利告医师,但关係人没有。并且现在医疗纠纷案件相当多,医疗人员也会担心被告。但是若医疗人员真的不让同性伴侣行使权利,是可以要求医疗人员必须遵守卫生福利部的规定!

【同志与医疗懒人包】第二包:紧急手术篇 Photo Credit: 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、公民同志平权会

后来,因为阿密真的急需动手术,但一时又找不到他的亲属,所以医护人员还是请依林帮忙签了同意书,而手术也顺利完成了。

依林后来也徵询相关单位,拿出了卫生福利部的公文,告诉医护人员说:「我是阿密的关係人,即便没有伴侣注记,我也可以帮忙签署手术同意书喔!」护理师看了公文以后恍然大悟,也藉这个机会更了解同志朋友的处境了。

根据卫生福利部2016年的公文,同志伴侣即使「没有」伴侣注记,也还是可以「关係人」的角色,参与医疗决策喔!

根据我们前一份「同志不是病,但同志会生病」的懒人包,也提到医疗现场千变万化,种种事情都可能发生,医疗人员要在短时间了解病情,还要能立即了解病人与身旁他人的关係,其实不是那幺容易。

所以,如果能积极推动医疗的「委任制度」,让我们能依法指定某人为自己的医疗代理人,也许能让医病关係变得更有依循。

相关推荐